365度无限空间

一个丰富的小型虚拟社会,任何事物都能存在
 
首页常见问题与解答 (FAQ)搜索注册登录
搜索
 
 

结果按:
 
Rechercher 高级搜索
关键词
七月 2018
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
      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31     
日历日历
合作伙伴
免费论坛

免費論壇



最新主题
» 鸦鸣(连载中)
周二 四月 09, 2013 5:35 p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Blood Tear
周二 十月 25, 2011 5:54 am 由 ×夜骑士×

» 扬州炒饭
周五 十月 21, 2011 10:27 a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白花葬
周二 十月 18, 2011 10:52 am 由 可乐×并不可口

» 《天堂来的女孩》
周二 十月 18, 2011 10:38 am 由 可乐×并不可口

» 好压软件
周日 十月 09, 2011 3:30 p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PMR考试还没过。。。我还上网==注定没A。。。
周六 十月 08, 2011 9:46 a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夜神月,你太讨人厌了
周六 十月 08, 2011 8:23 am 由 囧默

» 《貝爾.弗蘭打電話亂之史庫瓦羅》搞笑xDDD
周六 十月 08, 2011 7:56 am 由 囧默


分享 | 
 

 短篇:守护的珍宝

向下 
作者留言
异使者

avatar

帖子数 : 8
注册日期 : 11-08-19
地点 : 吉打,北马,马来西亚,东南亚,亚洲,地球,太阳系,Milky Way

帖子主题: 短篇:守护的珍宝   周日 八月 21, 2011 12:33 pm

‘嘀嗒—’清澈的声音沾入双耳里,明亮的水珠从异次的额头流至脸庞。站在一旁的拉樱看了便轻笑,并拿出手巾在他的脸庞擦拭。轻微的触觉把他给弄醒,双眼往四周打转到少女眼前。

『你又在干什么了?』表情露出苦笑的异次,边推开少女的手掌说道,有气无力地从冷硬的石地上爬起来。望着刚刚留下水滴的屋顶,心中的杂念依然没有消失,回想起来便不甘心地啧声。

『呵呵。累的话多睡一会儿吧,这里很安全。』望着眼前满脑心事的男生,拉樱轻笑数声便呼唤他继续养神,清亮的双眼也不时望向破洞口墙壁外的情景。异次看了轻叹了气,便靠在身后破损不堪,几乎将倒塌的柱子上。

『问了问题,里边却有答案……你说这里安全,双眼却一直往外视察……』说着,异次把晒在栏杆的长套拿下来并绕在身上,外面阳光的照耀下,长套顿时显得亮晶晶,犹如附上晶鳞片的服装似的,令拉樱刺眼得闭上一只眼。

『呜……算了,那你现在就要起程了么?』善意的谎言被拆穿了,拉樱无趣地跺着脚,看着重新披上精神的异次并问道。只见异次没有任何答复,犹豫了数秒秒便离开这座废弃的建筑物,拉樱看了急忙拿起异次遗漏的肩包,便追上若无其事慢走的异次。

『不需要这么冲忙嘛,刚刚用感知去确认了。一公里范围内没有一丝生命体……』扯着异次的长套,在拉樱不停地解释时,一时间被突然停步的异次给撞着,身体一时无法平衡,险些摔了一脚。对异次的举动感到好奇,拉樱往异次的前方看个究竟,顿时愣了一眼。

展现在他们眼前的,是一个布满沙尘,宽阔的大地,比起后方不远处嫩绿的草原,简直是高峰与海底的差别。更令他们俩惊讶的是,汪洋的沙尘中竟然有人类骨骼,散布在各地,数量有如灰尘般的数不清。

『看来之前这里有个激烈的战斗呢……数日前吧?』表情依然保持镇定的异次,蹲下身子并抓起少许的沙尘说着。虽然这些沙尘很细粒,但异次依然能透过这些来探索背后的故事。

『奇怪,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有个小镇呀,该不会……』望着远际只有平地线,拉樱感到不可思议便说道。明明拥有固定地形的地方,竟然会毫无踪迹地消失,任何人都会认为是个荒唐的一回事。

『嗯。的确消失了,变成我们现在所站着的沙尘……』不断地摸搜着沙尘,异次回答了拉樱的疑问。拉樱听了情绪瞬间低落起来,她所猜测的事果然命中了。

『果然是那些人干的好事么……?』站起来的异次语气凝沉地说着,思想时空顿时倒流至数年前的回忆…

刺眼的光线再次耀入异次的双眼里,从沉睡中苏醒的第一眼便看见灰蒙蒙的大空,空中还带有浓郁的焦味,轰隆的爆炸声频频不断地从四周传来。意识依然模糊,异次尝试把身体从凹凸不平的地上坐上来,不料左肩传来激烈的刺疼,令他顿然啧声边捂着肩膀,鲜红的血无情地沾透他的衣物,流了出来。

咬紧牙关,异次忍着痛楚,利用他的防身剑为拐杖慢慢地起身。仔细地往四周探扫,发现死尸满地。依他们的衣物判断,异次肯定这些都是他的护卫队。努力地回想倒下之前发生的事,但痛楚把回想思路给迷茫起来了。

『异殿下!没事吧?』响亮的声音从异次的身后传来,双眼往那儿一望,他的贴身护卫映入眼里。见到最敬佩的部下出现在眼前,异次当然毫无犹豫地跑上前迎接他,身上的疼痛犹如被遗忘似的。

『米利尔……真庆幸你还活着。』望着他的护卫,异次顿时想起了刚刚的事情。当时异次与他的护卫队正在行军到往同盟国寻求援兵,然而被突发而来的敌方给埋伏了。因被敌人的炸弹爆炸的暴风给击中,异次便陷入昏迷了。

『不多说,援军正在与敌人交锋延误时间,我们乘机逃走吧,他们的目标是您啊!』抓住异次的手臂,米利尔说着便赶紧带着异次拔腿立刻离开当地。边简易地包扎伤口,异次发动飚术紧随着米利尔。

异次与米利尔跑了十几公里的路段,停下来观察情况,后边的爆炸声依然毫无停止的迹象,不时会有数束奇怪的蓝光从那里发出。在异次感到疑惑的同时,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的前方不远处。

迷茫之中,长相与特征被黑雾掩盖着,只能勉强地看见轮廊与发出白光的尖锐双眼。米利尔见事不妙,拔出腰边的刀便跑到异次前方,挡住了两人的对望。

『快逃,异殿下!这里由我来应付!』没有让异次作出反应的一秒,米利尔赶快呼唤他离开,双眼则猛狠地瞪着眼前的敌人,场面平静了数秒,米利尔紧握优先攻上前。眼看对方毫无作出防备的举动,原以为即将击中对方要害,怎知刀刃只划过大气,顿时让米利尔惊愣起来。

突然消失踪影的人影,不花半秒便出现在米利尔的后方,异次下意识地警告米利尔。听见主人的话,正要防卫的时候,尖锐的物体顿然刺穿他的腹部,口中同时也吐了不少血。得到迟疑的空档,人影抽出利器并一脚踢开米利尔。

『米利尔……!』随着自己的呐喊,异次的思想回到了现在,原来是拉樱看他正在发愣,便拍拍肩膀叫醒他。清醒后,异次再次拍开拉樱的手。

『呵,在发什么呆呐,还不赶快动脚去查看有什么线索?』望着异次毫无善意的表情,拉樱甩了甩被拍的手,说着便领先一步走上前,异次看了便跟在后方。

走了一段路,周围的景象没多少变化。沙尘岩石四处皆有,走越远,骨骼的存在越多,毫无一丝生气,只有剩下的恐惧与邪恶的残渣,让人无法想象这里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惨剧。

在如此的荒荡的地方,除了眼前这些事物,几乎都没有其它特别的发现了,异次看了便不耐烦啧声,并从肩包里拿出水瓶解渴。

『唔……咦?异次你过来看看这个。』依然专注观察周围的拉樱,突然发现到了奇怪的东西,立刻把身旁的异次给拉了过去。因正在喝水,无端端给人突然拉走,异次顿时咽到喉咙而咳嗽了数声。

原本想骂拉樱一顿的异次,双眼却被前面的东西给吸引住了,是一个匣子。从外表来看并不是个平凡的匣子,忧郁蓝色的水晶似乎是这个匣子的本体,坚利银色的钢铁成为匣子的骨架,上面还刻了数行令人费解的字。

『这……看来是远古字体,这可是稀有之宝物呢。』从外表异次已判断出,这个神秘的匣子拥有长年的岁月,加上他从匣子所感知到的力量让他无须再犹豫。

『‘神者造之匣,和平为主,滥者无可;如乱世再临,将盒解锁。’下面的似乎被消磨,看不清。』正在仔细研究着匣子的异次,后面的拉樱突然开口说道,同时感到讶异,想想同个也是远古一族的拉樱,看得懂这些字也不奇怪吧?

『嘛,这可是个重要的线索,有空可要好好地去研究,或许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……』异次把匣子收进肩包里说着,强烈的感觉令他终止了自己的动静。拉樱看了便感到奇怪地问着。

随后,周围的沙尘开始起了变化,纷纷飘起来并以他们俩为中心围绕着,如沙尘精灵正在与他们玩耍似的。不过异次早已认为这不是个好预兆,挥了挥右手,一道刺眼的光线飞惊过手掌上,随后如玻璃般的破裂,一把银色的锡剑便在手中伸展出来了。

绕圈子的沙尘毫无犹豫便往他们的方向冲来,异次挥动了他的剑,飞来的沙尘瞬间被打散,落回地上了。

『物理操控术么?快显现出你的真身吧!』已经看穿敌人的计谋,异次举起锡剑并插入地上,周围顿时起了疾风,气流严重转变使到沙尘的航道被打乱,都被散到四处了。

周围飘散着刚刚的沙尘,异次与拉樱俩的眼前随后出现一个人影,隐藏在沙尘之中,带着阴暗的魄力,令异次做出防备的举动。
只见对方并没一丝威胁的举动,慢慢地走出沙尘,显露出沙尘面具后的样貌。修长靛发,乌黑鹰眼,一身阴黑长袍的男士出现在他们眼前。

『啊啦,你的身手挺不错的。不愧是流浪的,看来是经验多嘛?』男士微笑地对他们说道,他那深煞的双眼隐藏着沉淀的阴谋,就算一秒钟也使人无法安宁。

『依你的杀气来看,是魔境的人吧?为什么会在这里?』不想多废话,异次单刀直入并举剑瞄着对方说道,他的这突起而来的一举动,让男士感到不可思议,有史以来竟会有局外人向魔境先攻。

『呵呵,看来您的挺有胆子的……』男士面不改色地说着,异次顿时发现眼前男士全身开始模糊起来,仿佛被白茫茫的浓雾笼罩似的。瞬间,异次用锡剑一刮,才发现对方已从原地消失,顿时感到疑惑。
异次的知觉再次被刺激,感知到对方突然从后方出现。男士往异次的背后挥出手中的铁杖,但庆幸地被拉樱拦下他的攻击了。

『可别认为我是个女生就看小我噢。』耍圈着拦下男士攻击的手中的铁链,拉樱顿时进入认真状态并冷望着对方说道,也使男士皱眉地疑惑着他们俩的力量。

『看来需要押下你来审问一番呢……』调整好位置,认为这是获得重要情报千载难逢的机会,异次得意地笑道,并举起剑准备攻击,但如此看似并没给对方任何的威胁,反而让他开始认真起来。

『嘛,你竟然夺走我的台词,不会轻易放你们离开的……』同感的男士表情严肃地说道,手中的铁杖顿然发出光芒。光线中带着憔灰的烟雾,看似乌黑的云层,犹如暴风雨的前兆似的。

在异次作出反应之际,铁杖上镶着的蓝色宝珠映出白色光环,往异次的方向射出无数的激光。激光毫无心肠地刺破大气,无论前方障碍地笔直飞驰,但异次的锡剑一刮即把它们扭转航行轨道,像流星般四处飞散。

双眼瞪着自己的攻击竟然首次被敌方的反击,男士显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。沙尘一散后,异次与拉樱的身影也随之消失。原本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男士,感知不到杀气后,便不悦地哼气便离开了。

『唔,没想到你的气息隐藏术可以派上用场呢。』数十秒流逝,异次披开长套,把身影从隐形世界召回来,笑着对颈上的项链说着。

『怎么了?平常你都不会叫我使用这术,自己把敌人打垮的……』项链里传出拉樱的声音,项链随后发出光芒,拉樱再次出现在异次眼前,顿时被异次的认真眼神给止住了说话

『那个家伙……如果不趁早逃避的话,我都不确定自己是否有活口。』把锡剑化为荧水收回项链里,异次闭着眼睛回想刚才战斗一幕说着,至今依然还能隐约感觉到与对方交手所留下的残息,不禁令他感到悚惧。

『发什么呆呐?还不快点离开这里啦……』拍着异次的肩包,拉樱以爽快的表情说着,便率先走上前。异次微笑着叹气,并缓缓地跟上。

在远方的悬崖上,男士坐在那儿观察刚刚与他交手的人。嘴里含着烟蒂,之前的凶煞眼神已消失,仿佛变了人似的。

『为什么不了结他呢?以你的能力应该轻松办得到。』一阵低沉的声音从男士的后方传来,随后走出的身影是位全副盔甲,提着大刀,充满霸气的壮汉。

『不,打到他的话会很麻烦的,不是吗,基鲁?』吐出嘴里的烟雾,男士细声地唤了壮士的名字说道。随后,嘴上的烟蒂不知何时突然断了两段,令男士顿时惊愣起来。他知道,那是基鲁的杰作。

『哼!还会分给我们点儿肉,你算是挺识货的……洛扎。』把刚才伸出的刀插在地上,基鲁吼声说道,他的眼神清楚地强调他对烟味的讨厌。

同时,后方传来沉重的杀气,带着连一丝光线也不放过地坠入黑暗深处的气息般,一位全身被漆黑浓雾包围的人影默默地走到他们俩面前。无限恐惧的魄力令洛扎甚至基鲁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『咦,到底是什么胆大的风,把您这位大人给吹到这个狼狈的战场上啦?』一手提掉仅剩下棉部的烟蒂,洛扎向面前恐怖的人影鞠躬说道,旁边的基鲁也默默地点头表示敬意。

人影看似无视他们,自己走到悬崖前眺望了数秒,随后愤怒之力集中在他的拳头,转头并往洛扎的脸庞狠狠地挥了一拳。
瞬间的冲击把洛扎给打飞至十多米,持有意识的他连忙双脚踩地稳固身体,不然冲到后面的巨岩石都有份。捂着被打的脸庞,洛扎深信对方的老毛病又复发了。

『还想问你呢,蠢货!那个匣子的气息消失了!』以惊人的速度飞到洛扎的前面,人影一手抓住洛扎的领子喊道,再让他吃一记之踢,洛扎趁机稍微偏移,免了击中要害,让自己的姓名白白被前面令人厌恶结束掉。

『详细说明,胡乱地伤人就算大人您也……』轻拍被踢脏的衣服,洛扎语气不悦的说道,心想若他不个给合理的理由铁定要与他激战一回。

『俺刚才目睹了你与那小子的战斗后,神明之匣的气息就无端端消失了,接下来的你都明白了吧!』再次冲上前打飞洛扎,人影的声音响亮地呐喊着,令洛扎恨不得盖着双耳,想一脚踢他的嘴算了。

『神明之匣?那该不会是那青年拿走了?』思考一会儿后,基鲁恍然大悟的说道,对说中要点的基鲁,那位人影气得啧声远离他们。临走前,还以下命令的眼神瞪着他们,便神鬼般地消失了踪影。

『切!不懂当初为什么要跟着他!』望着人影消失的方向,洛扎义愤怒的语气说着,边一拐地站起来,基鲁看了重重地叹气,想着两人如此早就是家常便饭。

『这下问题大了,我务必拖延大人对神圣之匣的追缉,洛扎你继续观察那位青年,别看走眼了!』想起正事的基鲁连忙吩咐洛扎该办的事,举起手上的大刀一挥便离开当地了。

『一个两个都是如此……咳!』被抛下原地的洛扎,表情显出深渊的烦躁与怒气。埋怨地自言后,转向悬崖外望了数秒便从那里跳下,发动飚术往异次离开的方向奔驰。

夕阳西下,夜色降临。市镇的霓虹灯扩散达云霄,街道上人潮满满,水泄不通,与一般世界的城市没两样。咖啡馆的阳台上,异次与拉樱在那里享受晚餐。

『这里也是人山人海呢,难道没有更宁静的城市了么?』特地选在二楼用餐,外边的喧哗声依然清楚听见,异次便叹气的说道。

『那为什么要在阳台呐?里面不是更好么?』愉快地享受蛋糕,拉樱听了异次的一番话后疑惑地问道。

『都说了满座。话说你不是个意识体而已么?为什么你还能饮食?』重复了刚才的话,异次突然发现拉樱偷吃他的蛋糕,便讶异地问。毕竟拉樱只是个项链使者的意识,本人早就在千年前逝世了。

『嗯?你第一次***我的时候,我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吗?』喝着桌上的红茶,拉樱没有直接回答,仅借此点醒异次。
‘对啊’,异次突然大悟,心里说着。脑海里散乱的记忆拼图逐渐合拼起来。

『呃?你是谁……?』过去的映像摄开,异次放下遮挡前方光线的手臂,望着面前的陌生少女。周围因之前的冲击而起了不少沙尘,白雾由于在早晨也浓郁地散布四处。模糊些微可见数个人影倒地上,而那位少女就突然出现,站在其中。

『初次见面,银使者异次,在下是银素之项链使者,以后就蒙受您的照顾了。』少女默默地走上前,半跪地向异次示敬。围绕着少女全身的华丽银色的披风,以及强烈魄力的气息让异次断定她不是寻常的人。

『起身吧,我又不是什么伟者。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使者项链的意识?』连忙把少女扶起,异次顿时想到在全异界所流传着的传说,使者项链里存在着当时熔炼项链时所献祭的异术者的意识。

『正是。在下乃拉樱﹒梅丽,曾为银元素武侠。看来您目前在困境之中呢?』拉樱笑着回应,随后不远处的呐喊声响了两人的注意。拉樱迟疑数秒后便拉起异次的手拔腿离开原地。

『咦?你不是一个意识体吗?为什么你还能碰到我呢?』望着自己被拉的手臂以及拉樱脚下的影子,异次顿然起了疑心问道。只见拉樱默默地轻笑起来。

『呵呵。忘了与您说明,其实在下依然是个存有生命的意识……』两人越过石墙,拉樱笑着回答异次。对于如此的回答,异次愣住了。

『还真的有说过啊。』结束自己的回想,异次板着脸说着,盘上的蛋糕只剩残渣了。

『亏你没发现三年来我都有在进食,何等的迟钝啊?』阅读着从附近的书架拿来的杂志,拉樱目不转睛讽刺着坐在旁边的人。

『呵,这也清楚了你讨厌进入项链的原因了。』喝着另点来的红茶,异次浅笑地说道,拉樱听了不禁叹了气,心想着拿她的后辈没办法。

夜幕全景,雪白月亮与无数的闪晶晶星星挂在四处,点亮了漆黑的背景。买了些必需品后,异次与拉樱步入旅馆留宿一晚。坐在阳台的休闲椅上,异次拿出之前捡到的匣子来观察。

『神者造之匣……是用来驱魔的吗?』望着匣盖上的远古字体,异次反复念着并说道。

『与其猜测,把它打开不就知道了嘛。』从楼下享受温泉回来的拉樱,一进入房便看到正在自言的后辈,便笑着说道。

『难道我不想?』异次冷望着对方,伸起手指着被封死的匣子,拉樱看了便笑着挥手示自己去慢慢摸搜,并闭上隔门,关掉电灯就眠了,留下曝晒在月光下的异次。

收起匣子,放弃继续研究的异次打气哈欠来,便在阳台外进入了梦境。

离客栈数十米处,一个人影坐在某建筑物屋顶上,双鹰眼瞪着正在熟睡的异次。烟蒂的火花映出了他的面貌,是洛扎。

『报告,佩利斯城西部搜查完毕,没有目标的迹象。』犹豫一会儿,洛扎扔掉燃剩一半的烟蒂,拿出通讯手带说着,便使用飚术跳离原地了。数秒后,熟睡的异次突然微睁着眼睛,望着刚才洛扎坐着的屋顶,心里感到无比的疑惑。

抬头望着夜空,心底感受到真正威胁的来临。

『赶快整理,我们要离开这座镇。』清晨雾未消,日光刚着路不到数分钟,旅馆的房里传出异次的催促声,就连被吵醒的拉樱都还在半眠状态地洗脸刷牙呢。走到大厅归还钥匙登出房间,确认没有漏失东西后,两人便匆匆地步出旅馆大门,往镇出口方向走去了。

『等一下,到底在急什么啊?难道有不速之客追上来了?』忙得一塌糊涂而忘了问原因,拉樱现在才一脸茫然地问道。毕竟之前有过争执,拉樱因而有了这个猜测。

『或许……吧?』不肯定的语气,异次一脸严肃地这么说,让拉樱感到奇怪。不过,因昨晚所目睹的一幕,异次还是把这个可能性放在考虑中。由于自身并没牵进任何社会交际,目标是身上的匣子的几率非常高。但也要先清楚匣子的用途与来历,才能做出正确的行动,无论是交出还是保护。

远离了身后的镇数百米,异词行走当中也从肩包里拿出那个匣子,再次作研究。最令人好奇的是,其它匣子的部分都完好无损,唯一的缺陷就是被消磨的下两行字,总觉得这是刻意留下的。深入思考当中,手上的匣子瞬间被一只手扒走了。

『看一会儿,与远古族有关系的话,或许在下先前有看过这玩意。』发现是旁边的拉樱,异次也从惊慌中平静下来,停下脚步等待着她的答案。

意料之外,狂风突起,原本平静的气氛瞬间粉碎,静止的事物,唯有感知到危机的两人。

『突前来打扰实在不好意思,不过鄙人想领回重要之物,还请先生合作。』往逼近的杀气方向一瞄,壮汉基鲁出现在离异次他们不远处的空中,示出严肃的表情说道。

『果然还是来了啊?』从拉樱手中拿回匣子,异次瞪着对方,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随后,基鲁的旁边出现了眼熟的面孔,挂在嘴上的烟蒂成了他的特征。

『是你?那他就是你的同伙吧?』对洛扎依然存有强烈印象,拉樱凭空伸出铁链说着,洛扎看了顿然默默地叹气。

『唔,既然如此,还冒味鄙人失礼了。』见到两人持有敌对气息,毫无另法的基鲁举起扣在背后的大刀,并对异次进行冲刺攻击。

『那你休得得逞!』说完,异次再次凭空拔剑,一挥地拦下基鲁的重量攻击,相碰的疾风四周狂吹,仿佛台风降临似的。

目睹了对方的反击,基鲁心感佩服,并举到刮出数个刃风展开攻击。只见异次没太大的反应,避开了两发与一剑砍散其余的,基鲁的攻击看似轻易地化解了。

『不愧是银使者,令我大开眼界。』上前与异次较量数十回合,基鲁笑着说道,由于许久遇到高手了,让他一时感到兴奋。异次听了也以同义回应。

『还在浪费什么时间?快把匣子夺来!』响亮的声音从四周传来,激战的两人被挑起注意力同时弹开彼此。

离洛扎更高一处,一团黑雾突然在那儿出现并旋转出人影。所展示出的那双眼神,让异次亲眼摄入,苏醒了脑海中绝无可能消失的记忆,那个悲剧。

『那双眼神,我记得你……』手中的剑颤抖着,异次凶瞪着突然出现的介入者,语气带着气愤,怒火之气正在他的周围猛燃着。下一秒,脚底下的庞大飚术冲击让异次一口气飞到人影那处。呐喊着,异次举剑狠狠地挥下去。

『你,我们在哪见过么?』刚刚异次的攻击很明显的落空了,而人影飞去一边,咪着眼望着对方的面貌说着。杀秒间,人影再次闪开了异次的速攻,手上还握着异次挥来的剑锋呢。

『君王大将银使者—异次,在当时混沌的战斗能使你轻易地忘记么?』软化锡剑以逃离人影的束缚,异次提醒了对方当时亲手为了谋杀他而连累了他的贴身护卫的事。

『呵,曾经历的战斗,杀过什么人,俺懒得去记,只要是妨碍者格杀勿论!』不把异次的话放进眼里,人影带着讥讽的语气说着,便连剑同人地把异次抛到远处。机警的异次调整好位置,准确地着落在岩墙上,才次跳起攻击人影。

『且慢!你的对手在这里。』看见正要上前阻止攻击的基鲁,拉樱把手上的铁链抛出以拦下他。
异次再次向人影回了数剑,人影看穿了他的攻击轨道,全部的攻击都落空,人影并朝异次的腹部挥一拳,便把他打跌地面上。

『好了,把匣子交出,即可饶了你的小命。』正要起身的异次,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影给踩在身上,威胁道。

『就这样傻傻地对人偶说话吧!』看着踩着的青年突然冒烟变成了一张符,人影的身上同时被锡剑给刺了一回,在后面来势汹汹的异次喊道。

留下冷笑声,人影从异次的眼前烟雾般消失,并从异次的周围不断的发出攻击。遭了数回攻击,异次连忙退到安全距离,但又被突来的拳头给击中,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了。

『免得去寻死,是俺给你个活命,不过……』望着从肩包落下来的匣子,人影正要伸手去拿的时候,异次拖起脚踢飞匣子,刚好被在同个方向的拉樱给接住了。

『想要那个匣子的话,先经过我的遗体!』依靠脚力旋转数圈并跳起来走到拉樱附近,异次以一副做好决心的毅力说道。对于异次的顽固性格,顿时激怒了人影,不过他还是选择忍气吞声,免得弄巧反拙。

『不用花费心思去思考了,就凭你这半吊子的元素武侠,是打开不了这个神明之匣的。』见到异次再次拿回匣子仔细研究,基鲁可笑地说道,可他没想到资格一番话点亮了异次脑海中照亮黑暗的灯泡。

『神者造之匣,和平为主,滥者无可;如乱世再临,将盒解锁……』异次念着匣子上的字,随后将另只手覆盖表面上,顿时发出光芒。把手拿开一看,被消磨得行字逐渐恢复,另两行字便当场出现在匣子上。

『……以银者之力,解项之量。这是专署带给银素异术者的匣子。』继续念出两行字,异次才含笑地说出真相,所有人当场愣了一回。

『以银素力量,控制了银的质体,使它复原。这就是匣子原本的意愿?!』观察了整个过程,洛扎开始了解当中的谜题。

『然后,这些字就是解开匣子的钥匙,你竟然……』望着发光的匣子,深信匣子已经解开的人影,不敢相信是对方成功打开的。

『明白了。就算你们得到并打开了这个匣子还是无用途的。因为除了钥匙,打开这个力量还需要这个密码!』看似在光芒中得到答案的异次,把所谓的密码的真身指向拉樱。众人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,一次又继续说话了。

『这个匣子并不是主要的力量,而单纯只是媒介体。定义在于激发出处在拉樱身上的力量,来供银使者使用。』异次说着,匣子的光芒形成了一团烟雾,飞向拉樱并沉入她的铁链里。铁链也瞬间化成烟雾,并飘到异次的锡剑周围并融合在一起。光线一落,异次把他的武器挥起,银色的标剑,剑刃镶着围绕的银链,如此华丽的武器出现在异次的手里。

『唔!难道是传说中的合成异术—‘灵实结晶形变’?』依着自己的见识,基鲁恍然大悟地说道,那神圣的异术竟然让他亲眼目睹到。面对那把武器的强大的压迫感,洛扎与人影也示出防备状态。

『咳!浪费时间与精力在俺不能使用的匣子上,俺实在太大意了!杂鱼俩,给俺灭掉他们!』望着耀眼的武器,人影老羞成怒地命令两个部下,自己也使出异术波攻击异次。

『遵命!』收到命令的基鲁,在大刀绕出火焰并放射出去。两个联合攻击都被异次与拉樱并肩地抵挡着,眼看很快就会进行反击。

『浑蛋!还不赶快动手攻击?!想被俺宰了吗?』瞪着没伸出援手的洛扎,人影愤怒地骂道。洛扎举起手掌正想发起攻击,不过犹豫了一会儿,又收起手来,攻击的两人顿时无法相信。

『就让我来熄灭你们的野心吧!』完全拦下敌人的攻击,异次发挥了剑的力量。剑刃端冒出白色杀气,并堆积成庞大的体积,往目标飞奔,空中起了巨响与惊骇的爆炸。

数分钟后,沙尘烟雾四处笼罩,异次拉樱两人等待着结果。基鲁倒下的人影顿时清澈可见,伴随着旁边已经粉粹的大刀生命气息依然存有。空中随后带着许多的黑色漂浮物飞扬,异次抓起一看,是黑色的布料。

『确实打倒了他们呢,这也报了血恨之仇吧?』正当异次与拉樱犹豫人影的幸存可能性的时候,洛扎从污浊的空中着地,环着手说道。

『呃?还有你……!』突然发现还有敌人余党,拉樱正要攻击的时候被异次拦下了,他很清楚对方并没有敌意与战斗的打算。

『你也是个能手嘛,在市镇的时候可是解决我的好时机呐,为什么?』放下警惕,异次想向洛扎做出解释,揭开他的疑惑。

『该怎么说呢?就是不给那‘大人’面子吧?虽他是我的上司,不过我是不喜欢被束缚的一类。嘛,看了你的能力后,我哪敢动你的寒毛呢?』洛扎思考了半响,丢出了这个答案,正想点燃嘴上的烟蒂是,被异次的一句话给愣住了。

『不是我的能力,是我与她的羁绊所得到的恩赐。』一手搭着拉樱的肩膀,异次说道,顿时也让拉樱感到不好意思。迟疑了数秒,洛扎把烟蒂连同烟盒与点火机扔到一旁,作出离别之言

『这就是羁绊的力量?我该去寻找么?期待我三迪尔•洛扎吧,圣•异次。』留下这句话,洛扎扶着刚苏醒的基鲁,身影随着烟雾消失。听了这一番话,拉樱呆滞地望着身旁的异次,等待下一个命令。

『去吃早餐吧,小樱。』轻抚拉硬的发丝,异次笑着说道,拉樱脸上露出笑容,拉着他的手臂,一同离开战烟之地。
至现在,异次所保护的不是那个匣子,而是跟随着他的女孩,对他来说一世中的宝藏。

返回页首 向下
 
短篇:守护的珍宝
返回页首 
1页/共1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
365度无限空间 :: 文艺天地 :: 原创小说 :: 其他小说-
转跳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