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度无限空间

一个丰富的小型虚拟社会,任何事物都能存在
 
首页常见问题与解答 (FAQ)搜索注册登录
搜索
 
 

结果按:
 
Rechercher 高级搜索
关键词
七月 2018
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
      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31     
日历日历
合作伙伴
免费论坛

免費論壇



最新主题
» 鸦鸣(连载中)
周二 四月 09, 2013 5:35 p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Blood Tear
周二 十月 25, 2011 5:54 am 由 ×夜骑士×

» 扬州炒饭
周五 十月 21, 2011 10:27 a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白花葬
周二 十月 18, 2011 10:52 am 由 可乐×并不可口

» 《天堂来的女孩》
周二 十月 18, 2011 10:38 am 由 可乐×并不可口

» 好压软件
周日 十月 09, 2011 3:30 p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PMR考试还没过。。。我还上网==注定没A。。。
周六 十月 08, 2011 9:46 a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夜神月,你太讨人厌了
周六 十月 08, 2011 8:23 am 由 囧默

» 《貝爾.弗蘭打電話亂之史庫瓦羅》搞笑xDDD
周六 十月 08, 2011 7:56 am 由 囧默


分享 | 
 

 《黑色婚纱》

向下 
作者留言
无痕三少
强者
强者
avatar

帖子数 : 116
注册日期 : 11-08-18
年龄 : 23
地点 : 麻坡

帖子主题: 《黑色婚纱》   周四 八月 18, 2011 4:12 pm

“妳愿意嫁给我..?”

“我愿意。”

“来,约定咯,今生今世,我们要永远地在一起哦......”

不知多少年以前听过的话语,总是被记忆唤出,恣意地盘旋在我的心间,以致我到现在都无法忘怀。

在荒废的教堂内,破残不堪的耶稣神像前,那孩子气的约定方式,勾小指头。那因为约定而轻易满足的单纯笑容......

这些黄旧了的镜头画面,映照在我的回忆之眼,不断覆辙地播放。

还挺怀念的,这些过往,无论岁月怎么无情地想要剥夺它,都还是会被我保留下,儿时的那段时光。

永远地在一起哦。那段承诺,好希望能够实现。不过,这是一辈子不可能履行的誓言。

“姐姐。”因为这个称呼的缘故。

长大了之后,明白了伦理观念,我们两人的距离跟着越来越远。

曾经许下的诺言,真的是违背天理吗?为什么亲生姐弟就不能够在一起?我常常思考着的疑问。

能的话,真想直呼她的名字。

荧。




“好久没来了呢。”我站立于荒废的教堂大门前,打量着内部的环境。

渐渐踏步登入,第一个吸引我注意的,就是那老旧的耶稣神像,第二吸引我注意的,是耶稣神像上方,破了个大洞的屋顶,阳光进而照射进了教堂,耶稣神像镀上了一层若隐若现的光晕。

姐姐,下个月就结婚了,不知道她还记得吗?我们以前在此处许下的誓约。

我轻抚着耶稣神像沾满灰尘的身体,没有嫌脏。脸上带着一种淡淡的悲伤,我的心正伤疤累累。

转过身,就走出教堂的大门,离开了,残留下一道痕迹,于耶稣神像的胸襟上。我双手互相拍击,拍去自己手刚刚沾染的灰尘,不带走任何事物。

回到家里。

家中的一切,与以往没太大的区别,在像此刻一样,傍晚的时刻,姐姐都会在厨房准备晚餐,今天自然也不例外。

汤头的香味已经飘到了我的鼻腔内,今天是吃海鲜汤。

“你回来了吗?良?”姐姐大概是听到了开门声,才这么问吧?由于房子不会很大的关系,厨房很接近玄关,所以我能听得见这问题。良,则是我的名字,我全名,叶伟良。

“嗯。”我只是很敷衍地做个声就当回应,脚板踏入客厅的范围。

“回来的正是时候,可以帮我把菜拿到桌上吗?”姐姐在这时候,拿着盘热得还在泛白烟的炒油菜走出厨房,置放在桌子上,微笑着对我做个请求。

淡忘着她那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如此美丽无瑕的温柔笑容。我愣了下,单纯地想着这份笑容能永恒地待在我眼中,可惜,再过几个礼拜就看不到了。

“良,你在犯什么傻?”姐姐见我呆滞,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,问。

“没,没什么。”我轻轻激灵一下,反应做得没太大,话语有点迟钝罢了。

“那可以麻烦你帮忙吗?”姐姐又微笑了。

可以别再笑了吗?我不想继续再看到那微笑,我不想继续沉迷,我更不想使自己受伤。这些话,我一直存在内心,说不出口。

我保持沉默,黯然地闪过姐姐的身边,走进厨房。

姐姐观察不出我的异样,在她平时的眼光中,或许我就是如此沉默寡言的吧?

接着,到了开饭的时间。

这段时间,跟以往也没什么不同,餐桌上只有我和她,爸妈在很早之前,就出车祸过了世,我和姐姐因而开始相依为命。

今天,她和我都长大了,我成为了服装设计师,更拥有了自己的店面,已经能独立,她也找到了自己寄托的伴侣,很快就嫁出去这个家。孤单,也是她结婚之后,我就要面对的情况。

“我吃饱了。”我想着想着,胃口没了,碗中的饭还剩一大半。站起身子,就要走向房间。

“怎么了?你不舒服吗?”姐姐随之跟着我站了起来,走到我的面前,用其额头轻轻贴在我的额头,感应着我的体温。

“啊。”我低喊了一声,急忙后退,姐姐的温柔太过爽快,让我都还没有心理准备应对,自然有点吓到。

“我没事。”等到我稳定好思绪和身体平衡,才说。只是还觉得有些尴尬。不过,我不清楚自己为何感到尴尬。

‘叮咚。’门铃被按了,是谁呢?对我来说,来得正是时候。

“我来开门。”为了不给姐姐察觉我的异常,于是我就很主动地去开门。

门打开之后,我的脸色变了。

是一个戴着眼镜的,外表斯文的男人,也就是即将成为我姐夫的人,刘家翔。

“呵呵,好久不见了,良。”家翔友善地对我笑了笑。

“嗯。”我看着他那和善的嘴脸,没有什么话说,随便出一声就当回应。

“咦?家翔?你来了?怎么事先没通知我一下呢?”姐姐对他的出现有些吃惊。

“呵呵,想给妳个惊喜嘛。”家翔不客气地进入屋内,手中拿着束玫瑰花,摆在姐姐面前,显然是要送给姐姐。

“谢咯,对了,要不要吃顿饭再走?刚刚好现在我们又是在吃饭时间。”姐姐脸色微红地笑了笑,收下了玫瑰花束,很高兴的样子。

“那我不客气咯。”家翔也笑了,他对于姐姐的高兴而感到开心。

“我先回房了。”我不打算打扰他们二人的时间,脚一挪动,就直朝着房间的方向行去。

姐姐和家翔都没有理会我的离开,自顾自地聊着天;吃着饭,很温馨地过着。我呢?坐在距离他们笑声最远的房间角落,单独抱着膝盖,眼泪流着。

不断努力擦干泪水,它的湿润感,还是残留在手上。

姐姐......

荧......

我细声说着。






另一天。

正下着雨,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,临窗的书桌。

雨滴拍打着窗子的玻璃,噼里啪啦地响着,似柱的雨水附着玻璃划下,就好比我正哭着的心。

几时才会天晴呢?我摸着窗子玻璃,非常冰凉;悉心静听着雨声,问着。

‘咚......’

敲门声?

我所在的房间只有一道木门,我很自然地将注意迁移到那里。

“谁呀?”我问。

“是我,良,可以进来吗?”是姐姐,她很有礼貌,没有贸贸然就闯进我的私人空间,先敲门对我问候。

“进来吧。”我允许了她的请求。

‘吱扭。’门开了,姐姐的轮廓继而映照在我的视线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找人总不会没有理由吧?我说出了个理所当然的问题。

“也不算有事啦,只是我们两姐弟很久都没聊天了吧?今天来聊天,好吗?”姐姐的表情变动,那是我喜欢又讨厌的美丽微笑。

“好吧。”我态度冷漠地做出回应。

“良,其实,我这次嫁出去,你会感到寂寞吗?”姐姐准确地说中了我心中的那根刺。

我沉着了一下。

“不会......”之后,我才声音低沉地说,勉强淡笑着。

“真的吗?”姐姐看穿了我的笑脸,以怀疑事物的眼神瞄着我。

“真的,信不信由妳,我先走了。”我直接了当地回答,站起身子就想走出房间。

“等等。”姐姐抓住了我的衣角。

咦?!我愕然惊讶。

“干嘛?”我尽量平定自己的气息,稍稍回头,用平常的语气问。

“你越来越可疑咯。”姐姐站起来,将那双加重疑惑的目光凑近我。

“可疑什么?”我紧张了,却没有影响到反应。

“现在下着大雨,你又要走去哪里啊?”

“这个......”我这才发觉到。

“喂,该不会是厌倦和我谈天,想逃避吧?”这是姐姐认为的原因,可惜猜错了。

“不是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姐姐洗耳恭听我接下来会的答案。

“我不想回答,可以吗?”我断然地说。

“那就不勉强你。”姐姐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,听到我这么要求,潇洒地罢了手。

“唉。”我松了口气。

“对了,我和家翔拜托你制作的结婚礼服,你做好了吧?”姐姐这句话,提醒了我回想起,他们之前拜托我的事,由于我正职就是一个服装设计师,姐姐很自然而然地,就将制作结婚礼服的工作交给了我。

“早就做好了。”我在他们委托开始,就已经在开始设计,前天去废弃教堂之前,就已经在我个人的店里完成了。

“是吗?明天我和家翔一起去看看,顺便拍张结婚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好了,我也要去做家务了,先走了。”姐姐走了,我淡望着她转过身时而舞动着的秀发,眼中一片灰暗,那是我的绝望。

我再看着窗口,玻璃附着的水越来越密,大雨,还没有停下的迹象。
返回页首 向下
http://365wuxian.ohmyforum.net
无痕三少
强者
强者
avatar

帖子数 : 116
注册日期 : 11-08-18
年龄 : 23
地点 : 麻坡

帖子主题: 回复: 《黑色婚纱》   周四 八月 18, 2011 4:15 pm

“这就是你做的结婚礼服?”姐姐问我,家翔伴随在其身旁,两人各自轻轻摸搓着我做出来的结婚礼服,婚纱是黑色的。

“嗯。”我回答。

“这婚纱是黑色的啊?”姐姐单纯地好奇,大多的婚纱,都是以白色为主,黑色的婚纱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,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,然而黑色的新郎装不怎么出奇,姐姐没有多花心思去留意。

“嗯,黑色,原本在大多数的地方文化中,被一致认为是凄惨、悲伤、忧愁,在一般上的丧礼之中,是最常见的,这是专门哀悼用的颜色。”我解说道。

“听起来,不是种不吉利的颜色吗?为什么还要用?”家翔好奇心痒,问。

“黑色,虽然可以说是不幸的颜色,进一步想想,每个人的爱情路上,怎么可能会事事顺心呢?这些让人不顺心的事,往往都会令爱侣决裂和分离。可是,如果全度过了,又不分离的话,这份爱情,将会变得坚定,永远不离不弃,黑色婚纱,意味着双方至死不渝的永恒爱意。”我将一切解说完毕。

“嗯!很不错的概念,妳觉得满意吗?荧。”家翔很满意黑色婚纱的含义和概念,并接受,只是不懂姐姐的意思,就问。

家翔直呼着姐姐的名字时,我心中无名的火起,那是妒忌在燃烧着。

他,拥有直接叫姐姐名字的权利。

我手掌紧握成拳头,不懂自己该怨谁。

“嗯,我也很喜欢这种婚纱。”姐姐笑容满面,似乎跟家翔一样,很喜欢这种独特的结婚礼服。

“妳穿起来一定会很好看的。”家翔嘴很甜,赞美姐姐。

“哪里啦。”姐姐语气娇柔地说。

“好了啦,打情骂俏可以别在我面前吗?很肉麻的。”我很不给面子地打岔道。

两个人都静了下来,羞红着的脸,显现着他们的不好意思。

“先拍婚纱照吧。”家翔很精明,利用拍婚纱照来缓和现在的尴尬气氛。

不久。

我们已经到了婚纱照拍摄现场,城市郊外,黄花遍地的原野上。

我先检查着摄像机,以确保待会儿拍摄不会失误。

姐姐和家翔也换好了结婚礼服,站在我前方不远处,细声谈着天,等着我的准备完毕。

他们有说有笑,看上去挺羡煞旁人的,我咬着牙,切着齿。我心中原本就在燃烧着得忌火,被他们浇上了油,烧得更旺了。

“好了,摆个姿势。”我故意放高声量,除了要提醒他们,同时也要打断他们的对话,不想他们在一起散发的暧昧气氛伤害我自己。

“哦。”他们异口同声回道,表示听到我的指示;接着摆好了姿势。

‘咔嚓。’摄像机按下快门后的声音。

当天晚上,我将那张相片的数据传入了手提电脑。

姐姐穿上了黑色婚纱,躺卧在黄花丛上。

黑色婚纱,带出一种唯美的沉默美感,配上姐姐的微笑,真是美丽极了,在我的此刻的目中。

我陶醉在相片中的她,呆滞地欣赏着。

只可惜,在她身边的男人,不是我。

再看着在她背后单手环抱她,面带和蔼笑容的家翔。

一种不知名的失落。

相片里,家翔的笑容,虽然没有血,没有肉,没有生命,却总觉得在讪笑着我。

我恨!我恨死这男的了!我内心的呐喊。

我打开了电脑内的相片修改系统———photo shop,修改电脑内的相片。

家翔的脸被我改成了个我的脸。

“哈哈哈......”我禁不住笑了,我笑的声音比平常低不少,却很变态。

眼泪怎么也跟着流了?弄痒了我的脸颊。

我用手抹了抹脸,眼泪还是无止境般地流着,如同我的笑声般长久。

笑什么?我的空虚。

哭什么?我的悲哀。

婚纱照改变了多少?虚幻的变动罢了,里头的结果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我的现实中。

无奈的空虚。

自欺的悲哀。

我到最后还是什么都做不了......




‘噔......’钢琴声,这种节奏,是贝多芬的《月光奏鸣曲》。

旋律走得很顺,没有什么不对。

大概又是姐姐在练琴了吧?我坐在自己房里的书桌前,用手顶着下巴,静静欣赏着这乐曲。

姐姐每当空闲时,都会利用弹钢琴来消遣,她很有钢琴弹奏方面的天赋,不管是什么样的曲子,她总能轻易就上手,其纤纤玉指轻弹出的优美旋律,一贯令我沉迷,今天自然不例外。

还是依旧很悦耳呢,她弹奏的曲子......

我闭上了双眼,所有的注意移到耳膜上,为的就是全神欣赏这音乐。

一段时间过后。

咦?琴声突然停下了。

可不像是弹完,我听过完整的《月光奏鸣曲》,所以能听得出弹奏还未完成。

到底怎么了?我感到有些奇怪,站起来,一踏出自己的房间门口,双脚就直往姐姐的房间迈动去。

姐姐的房间,很干净,所有东西都被收拾得很整齐,可见姐姐平时的细心打理。

望着放置钢琴那边,姐姐坐在前面,不过没有弹奏,整个人趴在钢琴键上。

眼见这种情况,我深知有什么不对,急忙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探查。

“姐姐!”我的喊唤声,在脚步带动视线,看到姐姐正面的时候,激吐出口。

姐姐闭上双眼,趴在钢琴上,口中流出的,是腥红的恶心血液,钢琴键的雪白被染上了红色。

“姐姐!姐姐!”我推了推姐姐的身体,试图叫醒她,可是姐姐仍然没有反应。

“可恶!”我放弃了继续的盲目唤叫,深吸口气,使劲;果断地将她整个人抱起。

姐姐的身子有些沉呢......

现在顾不了这么多,我不加思索就带着姐姐奔跑出了家门,来到庭院,我的车子面前。

我单手先暂时用力顶着姐姐的身体,另一只手打开车门,车门开了,我小心又匆忙地把她放置到助手席上,深怕一个不谨慎会给她出更严重的不良状况。

我完全冷静不下,姐姐放置在助手席好后,很快又进去屋里,取出车子的钥匙,最后回到车子。

我插入钥匙,脚板踏了踏油门。

车子没有启动的迹象。

我见一次无功,多踏几次,结果还是一样。

这该死的车子,什么时候不死火,偏偏在这紧要的关头给我死火?!

我没有闲工夫继续和车子周旋,一下车就打开助手席的门,将姐姐背起。

双脚蓄好势,我再有力地吸口气,便开始跑动起来,目标是去几公里外的医院。

平时开车过去,只需十几分钟,现在靠着这双肉做的脚,不知要多久才到;只晓得,这段路必定会很辛苦。

我不懂自己走了多久,沿途不断注意有没有德士来往,可是我运气却很差,没见到半俩德士的鬼影,尝试停下截车,欲搭顺风车,却没人愿意理。

再累,也无法使我止步,自己背上的姐姐,她逐渐衰弱的呼吸不断催促着我,心是被其逼得就快焦急至崩坏了,我现在唯一想做的,就是守住那虚弱的呼吸。

不知不觉之中,医院已经在了我眼前,再跨过前面这条马路,就能抵达。

我的汗水已经把衣衫弄得湿透,气息不规律地从我的气孔进出着,胸口激烈喘伏,这些都是证实着我正处于乏力状态的现象。

希望就在我的双瞳对面,我管不着身体的劳累,勉强挪起被疲倦压得沉重的脚,直行向着前方。

很快了,再挨一下子就行了。我内心近乎松一口气地想着,每离医院近一步,我脸上的喜色就越浓。

‘噼!’车笛声突然在传进我的耳内,我在短暂的瞬间愣了下。

‘磅!’随之又来这个声音。

回过神时,我已经贴在了地上,视线降得几乎快和地平线结合。

是车子?我朦胧地看着毫无动静的车子轮胎,和从我身体内流些出的血,形成的血泊。

真是糟糕,刚刚太心急,忘了看红绿灯。

“喂!没事吧?!”司机跑下车子,探看我的情况,问候我的语气显得非常慌张。

姐姐......?

我没有理会司机姐姐呼喊,只在意姐姐的存在;仔细定睛一瞧,前面没有见到她的踪影。

我用着仅剩的气力,扭动脖子,带动我的视线。

我的视点缓慢地转移,姐姐趴在距离我背后的不远处。

可恶,明明只差那么一点了......

我伸出手对着姐姐,手颤抖着,那是我在使劲全力想去接触姐姐;只是无谓的自我挣扎,粉身碎骨般的疼痛感束缚了我。

目光渐渐变得模糊。

我还不想闭上眼睛,不要姐姐的轮廓消失,很不放心。不知道自己睡了之后,会去到哪里?

永远地在一起哦......,童年时和她所做的承诺,莫名地在我脑海中冒出。

不出喝下一盏茶的时间,我见到的只有虚无的黑暗。

姐姐......

我的意识在被黑暗完全吞绝的前一刻,暗自说着的细语。
返回页首 向下
http://365wuxian.ohmyforum.net
 
《黑色婚纱》
返回页首 
1页/共1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
365度无限空间 :: 文艺天地 :: 原创小说 :: 言情小说-
转跳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