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度无限空间

一个丰富的小型虚拟社会,任何事物都能存在
 
首页常见问题与解答 (FAQ)搜索注册登录
搜索
 
 

结果按:
 
Rechercher 高级搜索
关键词
十一月 2018
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
   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  
日历日历
合作伙伴
免费论坛

免費論壇



最新主题
» 鸦鸣(连载中)
周二 四月 09, 2013 5:35 p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Blood Tear
周二 十月 25, 2011 5:54 am 由 ×夜骑士×

» 扬州炒饭
周五 十月 21, 2011 10:27 a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白花葬
周二 十月 18, 2011 10:52 am 由 可乐×并不可口

» 《天堂来的女孩》
周二 十月 18, 2011 10:38 am 由 可乐×并不可口

» 好压软件
周日 十月 09, 2011 3:30 p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PMR考试还没过。。。我还上网==注定没A。。。
周六 十月 08, 2011 9:46 am 由 无痕三少

» 夜神月,你太讨人厌了
周六 十月 08, 2011 8:23 am 由 囧默

» 《貝爾.弗蘭打電話亂之史庫瓦羅》搞笑xDDD
周六 十月 08, 2011 7:56 am 由 囧默


分享 | 
 

 鸦鸣(连载中)

向下 
作者留言
无痕三少
强者
强者
avatar

帖子数 : 116
注册日期 : 11-08-18
年龄 : 23
地点 : 麻坡

帖子主题: 鸦鸣(连载中)   周二 四月 09, 2013 5:28 pm

引言:

“啊!啊!”


梗!乌鸦的叫声真是烦人。


在这因为电脑坏而导致无所事事的假期,我已经被无聊感弄得心烦意燥。


乌鸦还过来给我鬼叫?!如果给我抓住它,一定把它宰来吃!


算了,跟一只小动物计较只会令我更烦又会浪费时间。


我就这样宽恕了乌鸦,我不禁佩服自己的大量,或许我就是那种俗称的好人吧?


哈哈哈!(感觉自己有点神经)


由于没有电脑用的关系,我也不喜欢用发呆来应酬时间,于是就开始预想着电脑修好时,所要打的最新故事,打算寄给出版社。


可是在马来西亚这地方,大部分出版社都趋向少年类型,我根本不擅长,还记得第一次投稿给出版社时,就被他们指出,我的故事和文笔都太成熟了,因此不通过。


我想在马来西亚出版自己的小说,很不容易,毕竟当初那家我投稿的出版社,所指的成熟,已经深入了我双手的骨髓,是一种难以改变的习惯了。

其实我想说,太趋向市场性的作品,不就一点都不刺激了吗?突破?更别想了。


所以我坚持自己的风格,不打算以少年方面出发,可是又要给出版社接受,又得用什么故事,怎么写呢?


“啊!啊!”

死乌鸦,你是叫够了没有?


咦?!


脑海灵光一闪。


对了,不如以乌鸦为主题好了。


乌鸦,一般形象,给人就是那种带来不幸的不祥之邪鸟,于是故事的感觉一定是黑暗的。


可是……,单单黑暗就太无趣了。

……

不知为什么,联想到了自己曾经看过的一部故事,《死 亡笔记》。


这故事的设定简直无陷可击,悬疑巧妙地结合了玄幻元素,带出的感觉,令人不断回味
……,进而风靡了全世界,相信很难找到与其披靡的剧本吧?

等等
……,说起来,我是写小说的,也算是创作故事的人吧?

就这样,我突发了奇想。


不如由我来创作超越《死 亡笔记》的剧本吧?


于是,这故事就诞生了。


详细的故事内容?


下回分解。
返回页首 向下
http://365wuxian.ohmyforum.net
无痕三少
强者
强者
avatar

帖子数 : 116
注册日期 : 11-08-18
年龄 : 23
地点 : 麻坡

帖子主题: 回复: 鸦鸣(连载中)   周二 四月 09, 2013 5:31 pm

01:死牢悬案

地点:日本,名古屋,死囚监狱的其中一间囚室。

时间:午夜十二点二十分。

这间囚室关着的死囚离奇猝死。

双眼翻白,身体没有表面的挣扎痕迹,躺在尘埃满布的地面,耳朵上戴着的,是MP3播放器的耳机,连接着一架黑色的MP3播放器。

监狱长-大原八助,站在打开着的铁门口,望着囚室内的情景,不禁摇头叹息,脸上却没表现得太惊讶,他已经对眼前的一切感到麻木。

根据监狱的记录报告,这类型的命案已经是两个月来的第四十六宗了,仿佛成了自然现象般。

在这死囚监狱中,本来死几个犯人不是什么特别的大事。

只不过令人难以理解的是,每个死者的耳朵都会戴着耳机,身旁留下黑色的MP3播放器,于是在程序上,这就被认定是人为的,也就是受到法律关注的命案。更有相传说,每个这种死法的死囚被带到停尸间解剖后的尸体也会离奇失踪,然而每个解剖过后的结果,也是一致性的,没特殊原因的自然

这同样的案例,不止在名古屋这地方,世界各地的死囚监狱在今年的几个月间也有着同样的案例。

世界各地的政府已经高度关注着这件事,可是不管怎么样,这案件的真相,却还是一个谜。

“不好意思,借过一下。”一只手贴在了大原的肩膀,不用力地将大原往前面推,打算推开他挡着门口的身体。

大原很识相,马上就走进了囚室,让出了囚室门口的空间。

接着步入囚室的,是一个年轻人,戴着眼镜,西装笔挺的,给人留下一种斯文人才有的文雅印象。

年轻人身后的,是一个长得魁梧,脸上留着须根,身上穿着大衣裹西装,看起来不怎么醒目的大汉。

年轻人和大汉没有说什么话,各自从自己西装上衣和大衣的口袋拿出了类似证件的卡牌状物件。

是刑警证。

藤井高驰。年轻人刑警证上的名字。

赤也荣一。大汉刑警证上的名字。

这名字叫做藤井高驰的年轻刑警看起来不喜欢说废话,直接用证件来表明立场。

大原见到刑警证,马上意识到自己该怎么做,就是像木头一样地呆站在原地,让高驰处理眼前的命案问题,毕竟这并不是他自己的分内事。

高驰走到尸体旁边,冷漠的眼神扫过躺在地上的尸体,随后从口袋中拿出了一罐‘Eclipse mints’品牌的蓝色罐装薄荷糖。

打开罐子口,将一颗薄荷糖倒在手掌上,然后将薄荷糖丢入口中,

这是他的习惯,在焦躁心烦时,总爱把颗冰凉的薄荷糖放入口,冷却自己的大脑,以便不会影响自己的思考能力。

完全搞不清头绪,这也是高驰看完尸体后的结论。

荣一也走到了高驰的身旁,打量尸体,跟高驰一样苦恼着的表情。

“算了,将尸体直接交给法证部的伙计处理吧。”高驰放下了思索,因为他认为自己的能力无法查出任何头绪,与其苦恼着没有答案的问题,倒不如直接不答,他的选择还构得上英明。

“唉,真是的,到底要处理几次这种案件啊?”荣一伸了伸懒腰,很明显厌倦了这案件。

“没办法吧?谁叫我们都是吃政府饭的?伙计们,开工了。”高驰答复着荣一的同时,也朝着门口,以一般的声量喊道。

很快的,就有几名警务人员进入了囚室,纷纷戴上橡胶手套,开始采集现场的一切可疑物件。

“受不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荣一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出囚室,高驰尾随在后,走出囚室,经过门前的事物办理站,最后来到监狱外的一辆轿车前。

荣一按下了车钥匙的开关按键,打开轿车门,干脆地坐上了驾驶席,高驰跟着打开另一边的门,坐上助手席。

‘嗡……

轿车开始发动了起来,拐了个弯,车头对准着死路面对的生路,就扬烟离去。

车子上,空调发出的冷冻气,加上高驰口中还未完全溶解的薄荷糖,他感觉自己口中就好像结了冰一样。

“唉,真是吃不消啊,待会儿还得交报告给上司。”荣一一边抓着驾驶盘,叹气道,他真不知自己改埋怨谁,连续处理着几十件同样的案子,精神上已经开始求饶了。

“是呀,我都不知报告内容该怎么写了。”高驰。

“据说世界各地也有着天文数字也难以计算的同样案例发生,天啊,这世界究竟怎么了?这些案件的真相又是什么呢?”荣一自问道。

“只要是人为的案件,总会水落石出,可是……,我觉得这些案件根本不是人能干下的。”高驰做了个假设性推论。

“是呀,世界各地都有同样的案例,同样的手法,加上每个死囚监狱的防卫墙不可能都只是豆腐渣造的吧?警卫也不可能全是摆着漂亮的玩偶吧?干案者能自出自入,还在世界各地犯案,的确可以说是神通广大。”荣一用开玩笑的口吻说。

“干案者该不会是Alien或是ET吧?真想抓它来切成几段研究一下,他神通广大的进出监狱能力。”高驰配合荣一的口吻,气氛顿时变得轻松。

“呵呵,说出这种话的你,比较适合到法证部工作吧?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当刑警呢?”荣一问。

“很简单,我对死的东西没什么兴趣。”高驰回答。

“呵呵,若是案子的结果像这问题这么简单就好了……。”荣一这句话有点扫兴,却是实话。

高驰目光也瞄向了被车子牵动的窗外情景,在遗忘着案子烦恼的时光空间中,等待着荣一的车子抵达自己的家门口……



翌日,日本警署,名古屋分部,会议室内。

荣一和高驰坐在座位上,等待召开这次会议的署长进入会议室。

已经等了十几分钟,荣一有点不耐烦,却还是勉强克制自己别爆发自己的烦躁。

高驰则是依旧用着自己的老方式,吃薄荷糖来冷静。

两人对面坐着的三人,也同样是负责死囚离奇命案的刑警。

高高瘦瘦,好像高竹干的叫柴田刚助。

身材稍胖,留着点胡须的中年男人则叫宫本泽夫。

另一个留着扎起自己头发,样貌清秀的女人则叫小原惠子,是这小组的唯一女性成员,荣一单恋的对象,他也是荣一一直压抑着烦躁的原因,荣一害怕自己给她留下坏的印象。

“真是的……,署长在搞什么啊?再坐下去我的痔疮又要发作了。”泽夫已经开始发牢骚了。

“没办法,听说ICPO全名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,国际刑警组织)刚刚联络了署长,就算再怎么不识相,也得抽出点时间给他们吧?。”刚助说着,就拿出香烟衔在嘴中,点燃起来。

ICPO又有什么新花样和搞头?这案件查了这么久,还不是同样没结局闭幕?”高驰不指望ICPO能有什么作为。

“话可不是这么说,听说他们好像找了一个很不得了的人物来搅这潭浑水。”刚助说。

“多不得了的人物啊?不会是什么厉害的名侦探L之类的吧?那不就跟《死 亡笔记》差不多了?”高驰笑着说。

“反正这些案子已经够奇怪了,我真的挺希望有这么一号人物能出面解决,让我们都轻松点。”刚助手指夹下口中的香烟,喷了口二手烟。

‘吱——’开门声。

看来让众人等待已久的署长大人终于来了,众人的坐姿在这时刻都变得端正起来。

咦?等等,有点不对。

在场每个人的记忆中,署长并不是那副模样的。

在门口出现的,不是他们等待的署长,而是一个生面孔。

是一个满脸还长着青春痘,身材肥胖的男孩,虽然他的身高比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高,但相信他应该还处于发育期。

男孩走了进来,眼神诡异地扫射着众人。

“小鬼,你是怎么混进来的?这个地方不是你这孩子能来的地方。”泽夫话语丝毫都不客气,毕竟自己的不耐烦已经爆发了。

男孩没有回答,脚步缓慢地经过荣一的座位后,走向正要服下薄荷糖的高驰,

荣一等人的视线自然被男孩的身形拉了过去。

男孩的眼神感觉不出任何意思地瞪着高驰。

“怎么了?”高驰问。

“薄荷糖可否给一颗。”男孩一点都不害臊地伸出手掌。

“好的。”高驰也没什么好犹豫的,罐子倒出了颗薄荷糖在男孩手中。

男孩连谢都没有谢,直接将薄荷糖丢入口中品尝。

男孩的举动让人感觉很自大,似乎完全没把在场所有人放在眼内。

“这小鬼……”泽夫站了起来,手握成拳头就要朝着男孩破口大骂。

“先生怎么能乱跑啊?我正要找你呢。”是署长的声音,泽夫正准备要爆发的小宇宙很突然地被按下了静止键。

署长是个秃头的中年胖子,身上的穿着,西装打领带,看上去还算体面。

究竟署长的‘先生’是在叫谁?

荣一,泽夫,刚助,惠子心里不约而同地想着,一脸狐疑。

高驰早就知道了答案,所以表情的怀疑味道更重,究竟是眼前的男孩是什么人?能让署长用敬语称呼

“怎么?很怀疑吗?”男孩那双锐利的魔眼一下子就从高驰的表情看出他的心思。

高驰顿然有点吃惊,却没表露在脸上,可是口中的薄荷糖被牙齿切碎了。

“先生,这么请坐。”署长拉开了自己的位子,很恭敬地对男孩说。

“等等,先生是指......?”惠子忍不住问。

“就是我啊。”男孩没等署长解答,就抢先回答。

在场尚不知情的人脸上瞬间全闪过惊讶。

“都忘了向各位介绍,这位是ICPO以及世界各地政府特别委托来调查死囚监狱悬案的大神探……。”

“我的真实姓名不能告诉你们,但你们可以称呼我为Hermit”署长口中的这位大神探一点都不留面子给署长,署长还没介绍完,就抢着自我介绍。

仿佛《死 亡笔记》的情节在现实上演般,还真的来了个少年神探,虽然形象上都属于不修边幅的类型,不过……,眼前的这个胖子也太过不堪入目了吧?

Hermit……?隐士的意思吗?”高驰不知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,只有装作从容,勉强微笑着说。

“哈哈哈哈,ICPO及世界各地的政府是不是都是傻子?随意找个不修边幅的小鬼就当神探?这算是余兴节目吗?还是把我们这里当做是问题少年收容所?”泽夫禁不住大笑了起来,拍了下桌面。

署长无法反驳泽夫的话,再怎么说,他也是有点怀疑。

惠子,则是捂住嘴偷偷笑着。

荣一和刚助则如同泽夫,笑得合不起嘴。

Hermit面对着热闹的笑声,没有任何脸色,只是脚步缓慢地走到泽夫的身旁。

“干什么啊?小鬼。”泽夫不明白Hermit打算做什么事。

Hermit上下打量了泽夫一下。

“邋遢的老头子。”Hermit只是这么说。

“你说什么?!”Hermit莫名奇妙的话惹火了泽夫。

“你刚刚来会议室时很匆忙吗?”Hermit问。

“怎么这么问?”泽夫好奇。

“你脸上的唾液痕迹还留着,你早上没洗脸就来吧?还有你的牙齿还留有些褐色的污渍肯定也没刷牙吧?”Hermit的眼光很锐利,一下子就看出了泽夫身上的细微异状。

除了泽夫外,所有人又笑了起来,嘲笑的矛头都被Hermit的话语转移到了泽夫身上。

“你这小鬼!别太自大了!”泽夫恼羞成怒,拳头紧握,使劲站起。

“还有,你的拉链没有拉。”Hermit又说了一句。

泽夫才注意到自己的裤子,拉链开着。

其他人笑声随之变得更明显,泽夫羞红了脸,急忙将拉链拉好。

“咳……!好了,差不多得进入正题了。”署长忍住笑意,终于要进入了正题。

“关于你们要讨论的案例过程,我已经大概从ICPO那里了解了些,这些离奇的死囚监狱悬案,我做出了些分析。”Hermit拉下了位于会议室前面的白幕。

署长则将一片光碟放入连接着投影机的电脑,滑鼠点击了几下,再打开投影机的开关,最后站在一旁。

投影机对着白幕映上了画面。

画面里的,是个趴在地上的死人,从死人的脸看上去就知道,是洋人。

跟之前的悬案死者相同的死法,双眼翻白,耳朵戴着耳机。

“这是在世界各地发生的同样案例。”Hermit说着的同时,画面也开始转换为另一个相同死法的人,署长按下了幻灯片放映设置的关系。

“大家都知道,这些悬案的死者,全都死得很离奇,然后所有死者唯一的共同点,就是被判了死刑的死囚。”Hermit解说得很来劲。

“这些我们都已经知道了,Hermit先生还是说出重点吧。”高驰实在不喜欢太罗嗦的解说,比较想直接听重点。

“好吧,这位帅哥刚刚请我吃糖,就给你点面子,简短地解说一下。关于这些死者,我还发现了一样共同点。”Hermit礼尚往来,刚刚高驰请他吃糖,就接纳高驰的建议。

“什么共同点?”惠子问。

“这些死者都是善良的死囚。”Hermit解答。

答案挺奇特的,通常是犯下重罪的人,才会变成被判死刑的死囚,还会有善良吗?

“哈哈,善良的死囚……,真是别具一格的回答啊。”刚助话语有些讪笑成分。

“死者之所以被我归类为善良的死囚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我调查过了,这些死囚也是在不得已下才犯下重罪的,就好比,这名女性死者,爱莎.捷凌威。”Hermit的目光落在了白幕上正放映着的金发女死者的图片。

刚助手撑着脸,等待解释。

“这女死者,犯下的,是杀人罪,根据我的调查,她之所以会杀人,主要是因为长期被继母虐待,无法再忍受才犯下杀人罪,平时在外面给人的印象,是个有礼貌的和蔼女孩。”Hermit

“也就是说这些死者,站在法律程序上,是无法容忍的罪人,站在情理上是能受到宽恕的咯?”刚助已经理解了Hermit所述的‘善良的死囚’,其中的意思。

“嗯,可以这样说,其他死者的犯案背景我也有调查过,全都是因为情理关系而犯下重罪,才被判死刑,这就是我发现的第二共同点,还有就是……。”Hermit话还说完,就走到电脑,点击几下滑鼠按键。

接着,白幕上画面再次变动,变成了一架连接着耳机的黑色MP3播放器。

“这是在每个死者身旁找到的物件,相信大家也都知道吧?听说你们已经处理了几十宗这样的案件。”Hermit继续刚刚的话。

“嗯,不过这MP3播放器交给法证部去验过,虽然用耳机连接是听不见什么,但是里面有着确实的音波频率,可是这些音波经过分析后……。”高驰没打算就这样中断的意思。

‘啊!啊!’这刺耳的声音突然冒出,打断高驰的话,Hermit不知在电脑弄了什么,声音传出的地方是连接着电脑的音响。

等到这些声音停下后。

Hermit就说:“是不是只听到这些声音。”

“没错,就是这样。”高驰。

“这些声音,听过一次的人都会觉得,不过是乌鸦的单纯叫声,可是里面却包含了一样讯息。”Hermit的话很吊在场所有人的胃口,每个人都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。

Hermit点击了几下滑鼠。

“滴。”音响响了一声。

‘黑色之鸟……将会带领着……从绝望中诞生出的光明……脱离这个尘世……。’

白幕上只出现了这段字。

“这到底是……?”众人看完白幕上的句子后,无一不露出吃惊的脸色。

“这是那乌鸦叫声中包含的讯息,经过了数位美国的动物语言学家的翻译,就成了这些字眼,我也绝对相信,这是犯人所留下的讯息。”Hermit视线与众人一起停留在白幕的黑色字眼上。

“黑色之鸟……带领从绝望中诞生的光明……,到底是什么意思呢……?”荣一实在被这句子搞糊涂了,挠了挠头。

“黑色之鸟,我敢肯定,是指乌鸦。”Hermit

“我也认同,这句子也是从那MP3播放器内的乌鸦叫声翻译成的,不过也可能会是混绕我们调查的陷阱。”高驰用手耍弄着薄荷糖罐,说出自己的见解。

“那就错了,在黑色之鸟之后的句子段落,写着‘带领着绝望中诞生出的光明’,在众多鸟类之中,唯一黑色,又喜欢带走光明的,就只有乌鸦。”Hermit反驳。

“难道就不能是凶手故意混绕我们的出发点,才制造出这讯息吗?”泽夫想挫一挫Hermit的锐气,以报刚刚被Hermit戏弄的仇,刻意说出自己认为的漏洞。

“没智商的呆子。”Hermit朝泽夫这么说。

“你说什么!?”泽夫又不明不白地被Hermit取了个难听的称呼。

“若是只为了混绕我们的调查,何必大费周章,用特殊音频隐藏乌鸦叫声,然后又在乌鸦叫声中隐藏那句话呢?直接在监狱墙上写下那段讯息不就好了?用点逻辑思考吧,呆子。”Hermit的话是越来越毒,一丝立场也不留给泽夫。


泽夫能做的,只有保持沉默,以免丢更多面子和说话的立场。

“你这推论是很有道理,不过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?句子所指的乌鸦,又是什么意思呢?”惠子是个好奇心重的女孩,一连就发问了两道问题。

“我想,完全是居于所谓的美学主义吧?我曾经研究过不少杀人案,有些较为变态的杀人犯都会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杀人,他们希望借由自己的方式,与人分享自己所认为的美,即使过程多么费功夫,犯人可能觉得,单纯的杀人不让人知道,太无趣了,于是打算用这种自己认为的美学方式来跟我们沟通。乌鸦,有两种可能,一,是人的名字,二,就是一个集团的名称,但我想二会比较可能。”Hermit的答案虽然全是自己的推论,所有人还是很仔细地听着。

“为什么你认为乌鸦是集团的名称呢?”惠子再问。

“很简单,因为我们现在追查的案子,在世界各地都有同样的案例发生,有些甚至是在同一时间内,在几个距离遥远的地区一并发生,若是一个人的话,是绝对不可能会做得到的,除非他会瞬间移动再加上,要入侵死囚监狱,我并不认为一个人能如此神通广大。”Hermit解说完毕,也关了投影机的开关。

“还有一点我不明白,就是解剖后的死者尸体为什么会神秘失踪呢?”惠子又发问。

“这个还有待查证,我迟早会把一切真相揭开。”Hermit的眼神很坚定。

“若是乌鸦真的是一个神通广大的人呢?”高驰做了个假设,Hermit似乎觉得很有趣,微笑了起来。

“我也会将他绳之于法。”Hermit自信十足地说。
返回页首 向下
http://365wuxian.ohmyforum.net
无痕三少
强者
强者
avatar

帖子数 : 116
注册日期 : 11-08-18
年龄 : 23
地点 : 麻坡

帖子主题: 回复: 鸦鸣(连载中)   周二 四月 09, 2013 5:35 pm

02:乌鸦

Hermit和众人的会议最终告一段落。

泽夫是最先走出会议室门口的,脸色非常不好看,由于刚刚被Hermit的话弄得无地自容的关系。

高驰含着刚刚才放入口的薄荷糖,双手叉腰走出来。

接着是刚助,叼着香烟,一脸自己习惯性摆在脸上的笑容。

随后是惠子,后面跟着Hermit

“小姐。”Hermit在惠子和自己走出门口的时候,走到了惠子的旁边,并叫住了她。

“怎么了吗?”惠子很自然问。

“我记得,妳的名字是叫小原惠子吧?”Hermit反问。

“没错,有问题吗?”惠子不明白Hermit为何这么问。

“可否给我妳的电话号码或电邮地址吗?”Hermit一脸认真地说。

“呃……?”惠子有些吃惊。

“看妳的表情,是想说我为什么要拿吧?”Hermit再次发挥自己锐利的眼睛,看破惠子的心思。

“嗯……。”惠子稍战兢地低声确定Hermit的话。

“没什么,单纯想拿。”Hermit这次露出的笑容很灿烂,却给惠子无形的心理压力。

“为什么?”惠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屏住呼吸,她有不好的预感。

“想追妳。”Hermit意想不到地这么大胆,毫无表情就直接告白。

“这个……,我们也不是很熟,今天才刚认识而已就想追我,好像太过……。”惠子的语气有点断续。

“没关系,俗话说,一回生,二回熟嘛,今天认识了我,明天就熟了嘛。”Hermit绕到了惠子的面前,手靠着墙面。

“这……,你今年才十几岁吧?我今年二十六岁了,你不会觉得年龄上有距离吗……?”惠子打算让Hermit放弃这念头。

“没关系,有心的话,这不是问题。”Hermit眼皮跳动,他正对惠子的眼神放着自己的电。

惠子有点招架不住,身体按照本能地往后退一小步。

“还有,这是今天的见面礼。”Hermit不晓得打哪儿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。

他打开小盒子。

咦?!

惠子吓呆了。

小盒子里放的,是通常求婚时常见的钻戒,看着钻石的大小,大概有三卡拉吧?Hermit随身都携带这类物件吗?

“呃……,这个也太贵重了吧?还有……,见面礼就送钻戒不觉得……,怪怪的吗?”惠子吞了吞口水,这不是垂涎钻戒的钻石,而是害怕着Hermit

“是有些奇怪,一般上钻戒都是在求婚时才送对方做定情信物用的,不过……,只要妳愿意的话,这份礼物,也可以……。”Hermit没把话说完,只是眼皮再跳动几下,放电。

惠子了解他没说完的话,接下去的段落,身体不知不觉地越退越后。

这家伙……!!

荣一还在会议室的门口,看得双眼简直要冒火,手掌用力抓着会议室的门口。

这也是当然的,自己心仪的对象被另一个自己认为的多余者展开攻势,是谁都会如此,何况是荣一这单细胞?

“对了!我想起了件很重要的事!不说了!再见!”惠子随意找了个借口应酬了Hermit一下,就匆忙地绕过挡在自己面前的Hermit离开。

Hermit微微回头望着惠子急着离去的背影,忍不住笑了,一个很有成熟男人味道的讪笑。

荣一拳头紧握,很想立即过去,在Hermit脸上赏一拳。

“你看人家,一有机会就上,你应该学着点。”在荣一这只盯着目标的彪悍螳螂后面,还有署长这只大黄雀观察一切,拍着荣一的肩膀。

“我才没那小鬼这么不懂矜持呢!”荣一原本已经够火了,被署长这么一算,嗓门都变大了。

“难怪你会做一辈子族长。”署长道。

“什么族长?”荣一不明白署长的意思。

“单身贵族。”署长即答。

说得也是,即使荣一再怎么不肯承认,这也是残酷的事实。


同一时间,名古屋死囚监狱的13号囚室。

13,向来都是不祥的数字代表。

里面住着的,是一个杀死自己债主的男人,野间雄二。

雄二蹲在房间的阴暗角落,咬着拇指头,他咬得很用力,拇指头甚至已经被咬得出血了。

他不服气自己现在的状况。

明天就得接受缳首死刑。

为什么?为什么?这个世界如此不公道?

雄二很低声地嚷着,嘴唇伴随着自己拇指的鲜血。

想起来,当初明明是自己的哥哥,雄一在外头欠下一屁股债跑路的,害得自己背负债务,天天被那霸道的债主逼得不得安宁,自己的妻子也因此受不了,抱着孩子一起跳楼,自己也因此用刀子刺死了上门的债主,被隔壁邻居当场看见,因此跟着法律的程序,自己才会在这种地方。

明明坏蛋是他们,逼死我老婆和孩子的都是他们,为什么我要被关在这里,接受死刑?我不甘心!

雄二牙齿都快把拇指头咬烂了,眼眶上凝聚的泪珠落下了脸,不是拇指疼痛的关系,而是自己不甘心的缘故。

“哎呦,真可怜呢。”听起来像是在讪笑着自己的男人声,但又不是在讪笑自己。

很特殊的感觉。

耳朵也确实听见了。

是谁?!

雄二紧张地站起来,走到囚室正中央打量囚室。

久久不见任何影子。

这使他感到非常不安,双眼布满红丝,冷汗直流。

大概是幻听吧?

雄二内心不安感稍微稳定后,他才慢慢转过头,打算回到囚室的角落,继续咬拇指头。

“啊!”雄二叫了一声,跌坐在地。

在他身后等待他的视线回望的,是一个戴着只能遮住上半边脸部的白色面具,身穿黑色西装的人,从身形看,应该是个男人,肩膀上还站着一只活生生的乌鸦,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神秘感。

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雄二尽量维持镇定地问。

“我嘛,是谁不重要,你只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好了,雄二先生。”神秘男很有礼貌地称呼雄二为先生。

“什么问题?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雄二被不安感所吞噬,脚发软了。

“你很不甘心吧?”神秘男一语道破了雄二的心思。

雄二傻掉了,没有办法发言。

这眼前的神秘男人到底是谁?怎么会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。

相信这就是雄二目前的内心疑问吧?

“呵呵,你想不想从这地方出去?”神秘男笑了,笑声让人不由自主地心寒。

雄二用力点了点头。

莫非……,他是神?

雄二明白自己这想法不切实际,不过除了这想法外,就没有办法承托神秘男身上的感觉了。

“呵呵,很好。”神秘男手伸入口袋,摸索着,不知在掏什么东西。

一会儿,神秘男才将手拔出口袋,手上同时拿着架联系着耳机的黑色MP3播放机。

“听一听吧。”神秘男把MP3播放器拿到雄二眼前。

“这是……?” 雄二满面狐疑。

“里面是一首神奇的安眠曲,听完这首歌,你就会立刻进入睡眠,醒来之后,你在这监狱里的一切,只会是场噩梦。”神秘男很温柔地说。

虽然还有点怀疑,但是雄二还是接下了MP3播放器,战战兢兢地戴上耳机,按下MP3播放器的开关。

开关一按下,雄二的瞳孔变得空洞,整个人利落地倒在地上。

神秘男淡淡邪笑,双唇动了起来。


还有一点……

我必须更正,

我并不是神,

我是乌鸦。




隔天,雄二被人发现死在囚室中。

解剖过后的原因,无特殊原因的自然而死。

身旁留下的,依旧是那架散发着不祥气息的黑色MP3播放器。
返回页首 向下
http://365wuxian.ohmyforum.net
Sponsored content




帖子主题: 回复: 鸦鸣(连载中)   

返回页首 向下
 
鸦鸣(连载中)
返回页首 
1页/共1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
365度无限空间 :: 文艺天地 :: 原创小说 :: 悬疑小说-
转跳到: